純真的愛

jserv posted @ 2008年3月05日 07:54 in 未分类 , 801 阅读
人的成長過程中,大概都有這麼一段,收藏在內心的純真之愛。 讀 walkingice 的文章 [朱立為什麼是朱立],詼諧談論著懵懵懂懂的情愛世界,感到莞爾之際,卻也想到自身的經驗。四年前,我們走在豐原的景觀步道上,她說: 「男女之間,像我們一樣認識這樣久,又保持純真的友誼,是不是很難?」 我傻笑不答,下午斜陽灑了一地,在她身上髮絲間穿越,隱隱的暈光,隨著淡淡的香水味,漫散開來。一旁的灌木林,揮灑著斑駁,而我,用手指輕輕撥開她額前的頭髮,問題的答案或許不是這麼重要,沈浸於這一片富饒的金黃,沐浴於一縷日光,不就如我們一般自然嗎? 初次相會,在於升高三的暑假,高中學生宿舍辦了「幹部訓練」的營隊,作為一中宿舍自治幹部副大隊長的我,很自然就跟擔任女中學生宿舍副舍長的她做了搭檔,一同籌備著大大小小的雜務。辦好一個營隊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特別是要跟完全不認識的女校幹部在極短的時間合作,對我而言,實在彆扭,不過我們竟然達成這個目標,而且效果不惡。籌備期間,多次練習行動劇、團康活動、舞步、... 等等,培養了一些默契,不過因為行程匆促,幾乎沒有駐足交談的時間。忘不了那一夜,營隊活動的第一日,來自四個學校的學弟妹紛紛報到,當天行程也順利進行,晚間排了分組的 BBQ 烤肉,她與我因為沒有帶小組,所以落得清閒,終於可以坐下來休息片刻,生火並拾起食材烤肉。 人與人的交流是如此微妙,青澀的年華,或許是那個時代的最佳詮釋。微弱的火光,在我倆的眼鏡表面成像,好似彼此心中都有股浪漫的火苗,就這麼化開來了。本來在我們對話的時候,烤肉架周圍尚有其他一中、女中的幹部,不過一會時間,就剩下她與我。不巧又遇上學校照明燈出問題,在學生宿舍後方空地烤肉的我們,不得不快速奔向宿舍,拿取緊急照明燈保持活動進行,好的設備通常要留給小隊員,所以我們這邊只有微弱照明的燈光,伴隨那飄散的火光。很難估計正值發育時期小隊員的食量,所以食材超買,她與我面對剩下許多未用,感覺浪費,堅持要一一烘烤,吃得很累,但卻又如此愉快。口無遮攔的我,大方談論政治、科學、人文等議題,她總是在對角看著我、回應對話內容、不時翻動著食材,有時猛然抬頭,可瞥見她的神情,發現彼此的目光,就趕緊躲避,只見照明燈幾乎無法使用,感覺就好像在電影院中,彼此交頭接耳對話一般,嗯,烤肉大概是門票吧。 至於說那日到底烤了多少食材呢?大概也說不上來,只記得我們一邊抱怨:「好可惜」,一邊大快朵頤,有趣的是,我們這對搭檔在各自的學校,好像也是因節儉出名的。近十年後的今天回想,不自覺就聯想起愛因斯坦為了用淺顯的文字解釋相對論,所舉的「美女與熱火爐」的比喻: "When you are courting a nice girl an hour seems like a second. When you sit on a red-hot cinder a second seems like an hour. That's...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